<acronym id='qf306'><em id='qf306'></em><td id='qf306'><div id='qf306'></div></td></acronym><address id='qf306'><big id='qf306'><big id='qf306'></big><legend id='qf306'></legend></big></address>

<ins id='qf306'></ins>

  • <tr id='qf306'><strong id='qf306'></strong><small id='qf306'></small><button id='qf306'></button><li id='qf306'><noscript id='qf306'><big id='qf306'></big><dt id='qf306'></dt></noscript></li></tr><ol id='qf306'><table id='qf306'><blockquote id='qf306'><tbody id='qf30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f306'></u><kbd id='qf306'><kbd id='qf306'></kbd></kbd>
  • <i id='qf306'></i>

    <dl id='qf306'></dl>

        <i id='qf306'><div id='qf306'><ins id='qf306'></ins></div></i>

        <code id='qf306'><strong id='qf306'></strong></code>
          <fieldset id='qf306'></fieldset>

          <span id='qf306'></span>

          1. “躲”起來的王蘊智

            • 时间:
            • 浏览:8

            王蘊智參加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座談會

            王蘊智向河南省時任省長李克強寄呈《關於創建中原文明的標志性設施——河南文字館之建議書》之首頁

            於安瀾先生《古風一首贈蘊智》

            11月1日,一場全國性意義重大的紀念活動——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主持會議,並宣讀習近平總書記發來的賀信。

            120年風追甲骨,從未有此般盛會。榮光於人民大會堂,熙攘學壇“甲骨人”中,河南大學教育部人文社科黃河文明重點研究基地首席專傢、黃河文明協同創新中心甲骨學與殷商文明研究平臺牽頭人王蘊智教授應邀參加,並在前排就座。

            這一次,他沒法“躲”瞭。

            王蘊智的“躲”,並非貶義,也並不是有意識的隔絕或者自我包裹,而是“板凳甘做十年冷”的淡定與自覺。作為一位純粹的學人,他一直牧心靜氣,澹泊致遠,矢志耕耘於甲骨文與古文字研究領域,為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文化而鞠躬盡力。

            “躲”進書齋,甘坐冷板凳42年

            1955年,王蘊智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傢。

            幼年時期,其父母被戴上“右派”帽子遭下放,爺爺英年早逝。由於出身問題,王蘊智與傢人飽受磨難,患有偏癱的奶奶始終堅持對他的文化修身教育。“文革”初期,學校停瞭課,父母仍被隔離勞動,奶奶被批鬥致死。不得已之下,父母把他關在傢中讀書、寫字。一來使其躲避外界紛擾,二來是用這種方式讓他堅持學習。這樣極端的處理方式,不僅讓王蘊智從小就得到古典啟蒙,能寫能畫;也養成瞭他靦腆內向、與世無爭的性格。

            因受河南古文化氣息的浸潤、書香門第傢庭的熏陶,加之特有的經歷和愛好,王蘊智從小就對古文字有著濃厚興趣。1977年,他高考成績優異,由於傢庭出身和政審問題,他未能如願被報考名校錄取,後被動員補召就近上瞭中文大專班,“古文字的形、音、義都是學問,學習古文字可以躲避世俗。”也就是從那時起,王蘊智立志把人生交給古文字,雖然采取的方式依舊是“躲”。

            1980年初,他通過書信拜投河南大學著名文字學傢、音韻訓詁學傢於安瀾教授為師,先生很快用蠅頭行楷回復瞭一封熱情洋溢的長信,信中充滿瞭鼓勵、獎掖和期望之情。先生在信中寫道:“深入研究是國傢所需要,更是漢民族的文字不能讓外國人代咱整理,如日本、美國。我們衰老已至,唯望你們肯來接班。”自此,他嚴格按照先生的囑托,從《說文解字》入手,系統學習古文字學。

            1985年,王蘊智考取瞭於安瀾的研究生,正式來到河南大學深造。在於安瀾的親自指導下,他在古代文獻典籍、文字聲韻訓詁等方面進行瞭較為紮實的基本訓練,並熟練掌握瞭出土文字資料,漸次理順瞭古漢字形、音、義等諸方面發展演化的關系。

            研究生期間,他完成瞭《<說文解字>形義嬗變分析表》,分別以15個專題對《說文》中的3000餘個常用字進行瞭歸類辨析。5萬餘字的碩士學位論文《商代文字論》,初步對以甲骨文為主體的早期文字資料進行瞭文字結體、字形演化等方面的探討。

            完成碩士階段的學業後,王蘊智又遠赴吉林大學讀博深造,這成為他治學道路上的一個新的起點。讀博期間,他潛心治學、躬親實踐,“研究甲骨文,至少要站在考古(出土情況)、歷史(文獻典籍)和語言文字(形、音、義及其所在環境)三大板塊之間。現代全方位的科學研究手段,給古文字學傢提出瞭更高標準,這對今後的研究工作,也提出瞭更高要求。”名師傳道,授業以專,他越鉆研越深入,學術視野更加開闊,專業水平自此走向學界前沿。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曾有人把王蘊智的學術生涯形象地描述為藏入文字躲是非。其實,王蘊智的古文字研究之路,正是在躲避命運與專業志趣之間做出的人生選擇。如果從1977年國傢恢復高考後其考入高校算起,王蘊智已在“聞粟雨齋”(書齋名稱,取自倉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的傳說)中已經“躲”瞭42年。

            一個“板凳甘做十年冷”的人,前期會蓄勢沉潛,後期會厚積薄發。40多年來,在甲骨文研究領域,王蘊智可謂成果斐然,著作等身:先後主持國傢社科基金重要課題《甲骨文語料數據庫開發及其文字釋讀研究》《甲骨文詞義系統研究》等5項;主持《河南歷年出土甲骨文、金文研究大系》等省部級重要課題12項,出版《殷周古文同源分化現象探索》《殷商甲骨文研究》《殷墟甲骨文書體分類萃編》等專著6部,發表《商代文字可釋字的基本整理》《釋甲骨文市字》《商代葉族考》等專業學術論文120餘篇。

            至今,在王蘊智“聞粟雨齋”一側的墻壁上,依然掛著於安瀾先生在1987年用玉箸體篆書寫給王蘊智的對聯:“處於深淵遊魚乃樂,樹之好柳鳴禽其來。”其意指在甲骨文的世界中要自得其樂。如今,於安瀾先生早已仙逝,條幅已經泛黃,王蘊智也年過花甲,卻還在潛心思索,為踵繼前賢的未竟事業而筆耕不輟。

            “躲”在河南,寫過三封非常知名的信

            如果“躲”進書齋是王蘊志潛心鉆研的一種學術自覺,那麼“躲”在河南則是他服務社會的一種責任擔當。

            河南是著名的出土古文字大省,是漢字學的重要發祥地,具有得天獨厚的歷史積淀和漢字文化資源,其中有兩點讓王蘊智格外關註:

            一是甲骨文,以甲骨文為代表的商文字是迄今所見最早的古漢字系統,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安陽殷墟出土的甲骨文聞名於世;二是漯河的許慎,是中國文字學的開創者,享有“五經無雙許叔重”之贊賞,其著作《說文解字》是中國首部字典,奠定瞭古漢字學研究的基礎。

            20世紀末,基於紮實的專業基礎與廣博的知識架構,作為我省人文學科最早的學術帶頭人、省特聘教授和博士生導師,自他參加工作進行專業規劃那刻起,王蘊智便產生瞭兩個念頭:一要為漢字安一個傢,二要竭力推廣中國文字學奠基人許慎。

            為此,王蘊智寫過三封非常知名的信——

            第一封信,2002年,王蘊智曾向河南省時任省長李克強寄呈瞭《關於創建中原文明的標志性設施——河南文字館之建議書》。在信中,他建議在省內創建大型漢字文化設施,提出瞭“給漢字安一個傢”的請求;

            第二封信,王蘊智在2004年首次提出“許慎文化”概念,他以河南省文字學學會的名義,發出一封《關於進一步弘揚許慎精神,促進許慎文化資源開發的倡議》函,同時為漯河市政府撰寫瞭《關於全面開發許慎文化資源的規劃》。他建議許慎傢鄉應由單純地紀念許慎,升華為構建由許慎精神和漢字學兩個要素組成的許慎文化;

            第三封信,2017年,王蘊智以河南大學教授的身份,給河南省時任省委書記謝伏瞻寫瞭一封題為《關於在字聖許慎故鄉漯河市規劃建設“中國字書博物館”的建議》的信。

            在身邊人看來,謙遜低調的王蘊智如此高調地發聲,確實不同尋常。尤其是給李克強同志的那封信更是幾易其稿,用毛筆書寫完成後,最終以掛號信的形式寄出。收到信件後,省政府迅速把建議書批復到安陽,並聘請王蘊智組織規劃佈展文本,國傢相關部門正式批準在安陽市建設中國文字博物館。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今天,位於安陽的中國文字博物館已開館十周年,數千件文物精華盡可一覽中國文字的構形特征和演化歷程,堪稱一部“景觀式文字大典”。由王蘊智在漯河規劃構建的許慎文化園也於2010年10月開園。該園集文物保護、名人憑吊、經典教育、漢字文化觀光於一體,古樸厚重。在許慎傢鄉,王蘊智已先後主持承辦瞭四屆許慎文化國際研討會,並助推漯河市創辦瞭以漢字文化教育系列為主題的許慎文化學院。中國字書博物館的館址和建設方案也已經確立,相信不日便可建成。

            談及對傢鄉的熱愛,王蘊智不假思索地用一個字“中”來表示。他說“中”這一概念在甲骨文中反復出現。這個字的中部是一個城垣,中間一個旗桿,旗幟上下飄蕩,表示人口聚集在標志性的中心地帶。這個“中”字引申有“天下之中”之義,商王坐踞自己的江山之中,東西南北的番國部族得以臣服,最終一霸天下,氣勢恢宏。因此,他期望學者們通過對中原出土各大宗古漢字資料的系統整理、建立大型系列文字庫、推出中原漢字文化遺產學術文庫等多層次、高品位的文化立項建設,早日實現河南從漢字文化資源大省向學術強省的跨越。

            “躲”入河大,構築甲骨文研究新高地

            120年前,一片甲骨“驚”天下,沉睡千年的甲骨文開始走進人們視野。107年前,八朝古都開封,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河南大學前身)於此創辦。

            在風雲激蕩的歷史大潮中,作為同時代誕生的新生事物,甲骨文與河南大學從歷史深處走來,結下瞭深厚綿長的不解之緣。百餘年來,在殷墟的發掘和甲骨文的收集、整理與研究中,浸透著董作賓、朱芳圃、石璋如、尹達、孫海波、鄭慧生等一代代河大人的心血和汗水。

            進入新世紀,在百年名校振興的歷史征程中,河南大學始終將甲骨文研究作為特色學科來進行建設。

            2009年12月,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建立古漢字研究所,王蘊智擔任所長。

            上任伊始,王蘊智便提出河南大學古文字學科建設的一攬子規劃,並逐步確立頗具中原特色的古文字教學、科研體系。近年來,古漢字研究所先後申報獲批《中原出土商周青銅器銘文分域整理與研究》《殷墟黃組卜辭整理與研究》等多個國傢社科基金項目,還獲批有教育部基地重大項目《河南歷年出土甲骨文、金文研究大系》、省教育科學規劃重點課題《以古漢字學為內涵的河南省特色學科教育規劃研究》、教育廳“中原經濟區”專項課題《創建富有中原文化底蘊的華夏漢字文明傳承創新基地》,並提交瞭相關研究報告,這在我省乃至全國的古文字研究領域都起到瞭引領表率作用。

            此外,研究所已完成《甲骨文合集》《甲骨文合集補編》《小屯南地甲骨》《英國所藏甲骨集》《懷特氏等收藏甲骨文集》《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旅順博物館所藏甲骨》等重要著錄書的電子圖像處理工作,對於甲骨文分組類的整理工作也已基本完成。

            為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關於重視“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講話精神,推動甲骨學研究向縱深發展,2016年9月,我校又組建瞭黃河文明協同創新中心“甲骨學與殷商文明平臺”,擔任黃河文明協同創新中心的首席專傢。

            該平臺由王蘊智牽頭,繼承河南大學甲骨學優良學術傳統,整合校內外人才和資源,協同國內外甲骨學學者,以全面整理研究甲骨文為使命,推進甲骨學與“黃河文明”特色學科群的建設。

            2017年5月,基於王蘊智學術團隊的專業實力和口碑,平臺承擔起國傢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項目《大數據、雲平臺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釋研究》的核心子課題《甲骨文全文數據庫及商代語言文字釋讀研究》的研究。時隔兩年後,今年5月,該項目的前期成果獲得瞭首屆“王懿榮甲骨學獎”。

            進入信息時代,當甲骨文與現代科技相結合,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近期,我們課題組將首先完成殷墟甲骨文原文與釋文文本對照的計算機輸入,數據庫共收錄當今海內外30餘種重要的甲骨著錄與綴合材料,已收錄甲骨86700餘片,剔除重片及綴入他片的9598片,最後錄入計算機系統有將近8萬餘片,共有15.7萬餘條刻辭,原文與釋文共計340萬字。按照項目進度計劃,甲骨文全文數據庫2021年可完成結項。”長期潛心研究,王蘊智對甲骨文每一個數據耳熟能詳。

            習近平總書記在賀信強調,“新形勢下,要確保甲骨文字研究有人做,有人傳承。”如何做到?王蘊智認為,既要引領青年一代甲骨文研究者成長,也要做好人才培養工作,給學生上課是有效便捷之法。“我每周都會給研究生講授《古漢字學》,不僅教學生認識甲骨文拓片上的古字,還會追根溯源,講述漢字背後的故事,使學生真正瞭解中華文化的基因。”

            盛會已往,餘韻猶存。“坐在人民大會堂裡,內心既湧起瞭一股暖流,也增添瞭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催人奮進。”談及未來打算,王蘊智說,“20年前,甲骨文發現100周年之際,我在《古文字研究》《著手於跨世紀的甲骨學研究》中就作過長遠規劃——我和團隊成員會專註甲骨文的基礎整理與研究工作,大致從四個方面持續深挖:一是將更加深入進行甲骨文釋讀及商代斷代大型字書的編纂工作;二是加緊甲骨文語料整理及全文數據庫建設;三是推進甲骨文史料檔案及排譜工作;四是加強甲骨文卜法及商代思想文化資源的研究,深入探討上古數術文化淵源。”

            甲骨文作為一種3000多年前的文字載體,本身是古老的;而甲骨學作為一門顯學,僅僅走過瞭120年,又是嶄新的。在這兩個甲子的光陰裡,甲骨文研究已然從鴻蒙初辟到巍然成學,此中又有無數如王蘊智般的河大人求索不息,弦歌延綿。他們將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賀信精神,把甲骨學建設成為我省高等教育系統架構中的一門特色學科,並將其打造成富有國際影響力的甲骨文研究新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