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xooqk'><strong id='xooqk'></strong></code>

    <dl id='xooqk'></dl>

    <acronym id='xooqk'><em id='xooqk'></em><td id='xooqk'><div id='xooqk'></div></td></acronym><address id='xooqk'><big id='xooqk'><big id='xooqk'></big><legend id='xooqk'></legend></big></address>
    1. <i id='xooqk'><div id='xooqk'><ins id='xooqk'></ins></div></i>

      <span id='xooqk'></span>
    2. <tr id='xooqk'><strong id='xooqk'></strong><small id='xooqk'></small><button id='xooqk'></button><li id='xooqk'><noscript id='xooqk'><big id='xooqk'></big><dt id='xooqk'></dt></noscript></li></tr><ol id='xooqk'><table id='xooqk'><blockquote id='xooqk'><tbody id='xooq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ooqk'></u><kbd id='xooqk'><kbd id='xooqk'></kbd></kbd>

    3. <i id='xooqk'></i>

      <fieldset id='xooqk'></fieldset>
        <ins id='xooqk'></ins>

          當前我國居民消費行為仍處於升級通道

          • 时间:
          • 浏览:17

            ■蔣冬英 李苗獻 魯政委

            7月份經濟數據仍呈現外需平穩而內需疲弱的特點,其中基建投資及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仍是內需的拖累項。值得指出的是,與基建投資增速一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累計增速屢創新低,1月份-7月份下降至9.3%。與基建投資增速預期不一致的是,歲末年初市場普遍預期2017年居民可支配收入上漲將有助於帶動2018年消費回升。針對消費增速不及預期,最近市場較為流行的解釋為“消費降級”。那麼,消費真的降級瞭嗎?

            消費降級一般表現為不同類產品消費及同類產品非同質產品結構轉移,具體而言:

            從大類消費結構變遷觀察,恩格爾系數即食品支出總額占個人消費支出總額的比值,衡量瞭居民傢庭消費結構變遷。一般而言,高收入地區傢庭恩格爾系數要低於低收入居民傢庭的恩格爾系數,由此可通過居民食品支出觀察消費是否有降級。數據顯示,1月份-7月份糧油食品、飲料煙酒類占限額以上企業商品零售總額比值為14.6%,低於去年同期0.7個百分點;與之相反,體育娛樂用品類占比不斷上升。

            由於社會零售總額主要統計商品消費而未包括服務消費,這導致僅通過社會消費品零售數據難以觀察居民服務消費支出。相對而言,GDP居民消費統計范圍更為廣泛,包括食品煙酒、衣著、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務、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娛樂,醫療保健及其他用品和服務等方面的支出。雖然GDP居民消費季度數據並不可得,但可通過最終消費對GDP同比的拉動走勢與社會消費品零售走勢背離倒推服務消費走勢。2018年以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下滑而最終消費對GDP當季同比的拉動上升,這折射出居民服務消費增長支撐最終消費。

            在同類商品消費過程中,消費者由中低端產品向高端產品升級則稱之為消費升級,反之則為消費降級。據此,本文從吃喝、住、用、行等多方面進行分析。

            首先,從消費者“吃喝”的行為觀察,白酒具有較高可替代性。36個大中城市日用工業消費品平均價格中白酒價格顯示,2017年8月份以來,中低檔白酒價格增速下降而高檔白酒價格增速持續上升。以商品價格衡量消費者偏好,不同檔次白酒價格走勢表明消費者對高端白酒青睞度顯著高於中低端白酒。

            進一步從卷煙的銷量觀察,卷煙按調撥價格可分為一類煙、二類煙、三類煙、四類煙及五類煙,其中一類煙價調撥價最高為100元/條以上,隨後依次為二類、三類、四類,最次為五類煙。當前我國卷煙銷售占比最高的為三類煙,隨後則為一類煙。從一類卷煙和三類卷煙銷量占比觀察,一類卷煙等高檔煙銷量占比呈上升趨勢而三類卷煙銷量占比呈下降趨勢。因此,從居民的卷煙消費行為觀察,居民的消費結構正由中低端卷煙向高端煙轉變。

            其次,從消費者“住”的行為觀察,筆者用不同面積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評估消費者行為。按照新建商品住宅面積劃分為三類:一類為90平方米及以下,二類為90平方米-144平方米,三類則為144平方米以上。這三類商品住宅價格同比走勢基本一致但在幅度上有所差異。由此,筆者通過不同平方米同比漲幅差觀察居民對不同面積房子偏好的差異。數據顯示,一方面,2017年4月份以來90平方米及以下與140平方米上房價漲幅差正在回落;另一方面,進入2017年6月份以來,90平方米以下與90平方米至140平方米房價漲幅差正在擴大。這或表明,在“住”方面,居民對140平方米以上商品房偏好上升,消費正在升級。

            最後,從消費者“行”方面看,筆者以汽車銷量、居民出行方式選擇指標觀察居民出行。從汽車銷量看,普通型轎車(A級)銷量及中高級轎車(C級)銷量均呈下降趨勢,剔除2018年7月份因汽車進口關稅落地的短期影響後,C級轎車與SUV汽車銷量同比增速絕對值顯著高於A級轎車與SUV汽車銷量。由此表明,居民對中高級轎車的偏好高於普通型轎車,汽車銷售市場並未出現“消費降級”現象。

            從居民出行方式選擇看,民航、鐵路客運量保持平穩增長而公路客運量則連續出現負增長。由此,在出行方式選擇方面,居民更青睞於舒適便捷的出行方式如航空、高鐵等而非舒適度較低的公路出行方式,並未表現出消費降級的特點。

            綜上,當前我國消費結構呈現出兩大特點:第一,就消費類別而言,居民實物消費下降而服務消費上升;第二,同類消費品種,居民對中低端消費品偏好降低而對高端消費品偏好上升。由此,種種跡象表明當前居民消費行為仍處於升級通道。

            (蔣冬英、李苗獻系興業研究公司研究員,魯政委系興業銀行、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