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3phj'><strong id='f3phj'></strong></code>

        <fieldset id='f3phj'></fieldset>
          1. <acronym id='f3phj'><em id='f3phj'></em><td id='f3phj'><div id='f3phj'></div></td></acronym><address id='f3phj'><big id='f3phj'><big id='f3phj'></big><legend id='f3phj'></legend></big></address>

          2. <i id='f3phj'></i>
          3. <tr id='f3phj'><strong id='f3phj'></strong><small id='f3phj'></small><button id='f3phj'></button><li id='f3phj'><noscript id='f3phj'><big id='f3phj'></big><dt id='f3phj'></dt></noscript></li></tr><ol id='f3phj'><table id='f3phj'><blockquote id='f3phj'><tbody id='f3ph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3phj'></u><kbd id='f3phj'><kbd id='f3phj'></kbd></kbd>
          4. <dl id='f3phj'></dl>
            <i id='f3phj'><div id='f3phj'><ins id='f3phj'></ins></div></i>
            <span id='f3phj'></span>
            <ins id='f3phj'></ins>

            向退役軍人致敬!褪下戎裝,他們還是那個兵!

            • 时间:
            • 浏览:9

              央視網消息:華燈初上,十裡長安街燈火通明。莊嚴肅穆的天安門城樓東西南北車水馬龍,歲月靜好。

              首都的繁華倒映在車窗玻璃,從前往後徐徐蔓延開來。他側身對著窗外,看著笑著,笑著哭著,內心的翻江倒海最終在蹙起的眉間和奔湧的淚水中,無聲地宣泄。

              這是多年前電視劇《士兵突擊》中鋼七連一排三班班長史今退役前的一幕,至今再看仍令人淚目。

              都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為瞭保持軍隊的新陳代謝和旺盛的戰鬥力,一批批軍人告別軍營回到地方正在成為一種常態。如今,我國現有退役軍人5700多萬人,並以每年幾十萬人的速度在遞增。

              他們把最好的年華貢獻給國防事業,而退出現役是他們執行的最後一道軍令。褪下戎裝,一個新的人生舞臺在等著他們。而在這個易於浮躁且善於販賣焦慮的時代,軍營練就的剛毅是他們不懼生活挑戰的勇氣,為國為民的情操是他們堅守理想信念的底色。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事實證明,走過的每一步都會作數。

              初心所在,信仰所在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建造的白墻紅瓦的老房子,在蔥蘢的綠蔭遮蔽下顯得些許滄桑。墻根的青苔,房簷的野草在又一個盛夏中瘋狂生長。推開油漆斑駁的鐵門,循著樓梯步行到三樓,陳榮超和愛人楊玉仙已經等在門口。

              兩位老人寒暄著並相坐下,他們以同志彼此稱呼,40年的從軍生涯,有些東西已經不知不覺地成為瞭習慣。

              1939年,中國遭日軍轟炸,大半國土在炸彈和燃燒彈的飛流之下狼煙四起。程榮超傢未能幸免,三個院子幾十間房子全被燒光,全傢人就剩下瞭姐姐和他自己。1949年12月27日,解放軍入城。同年,程榮超和楊玉仙先後從四川不同的地方報名參軍。

              戰火歲月,從舊社會走出來的兩個苦孩子在鋼鐵部隊一路成長為國之棟梁。她是全國三八紅旗手,他是解放軍總參謀部先進幹部。

              62年前,陳榮超的入黨申請書中這樣寫到:保傢衛國,不怕流血,不怕犧牲。同樣也是62年前,在他入黨後的一個月,楊玉仙也提交瞭申請:“我決心用自己的一生為人民做點什麼,為黨和國傢的建設奮鬥到底。”

              歲月蒼老瞭年華,但卻溫暖瞭時光。此後幾十年的時間裡,他們默默且兢兢業業踐行著最初的誓言。

              2000年,是雅安解放50周年,他們傾其所有將一生的積蓄20萬元捐獻給瞭這片曾經戰鬥過的土地,從此這裡多瞭一所晨陽希望小學。

              兩人參軍40年,才存下幾萬塊錢。那個時候,20萬對於一個普通的傢庭來說,幾乎是天文數字。“怎麼辦呢?那就要省吃儉用。”盡管已到85歲高齡,講起往事楊玉仙老人的記憶和思維仍然清晰如昨。

              “早晨起來啃個饅頭就去上班瞭,中午再買個饅頭拿回傢泡點水吃,最多的時候花幾分錢買點菜。”別人說她摳,她也不好意思解釋自己攢錢是為瞭什麼。“那段時間孩子下崗,老伴兒病危,但是咬緊牙,過來瞭。”

              從決心要捐一所希望小學開始,存錢就成瞭這兩位退伍老兵最大的目標。此後的日子他們攜手攻下瞭生活中一個又一個難關。

              省吃儉用加上退休工資、返聘工資、外出打工工資,從1989年退伍到1999年,10年的時間,他們終於攢夠瞭20萬元。

              “學校最後建成實際上是花瞭七十多萬元。當地各部門和社會各界以及老百姓給瞭很多幫助。”兩位老人一再強調自己的付出微不足道,並不願意把功勞都攬到身上。

              2005年,陳榮超和楊玉仙夫妻又捐出剛攢夠的20萬元,在內蒙古烏蘭浩特市義勒力特鎮捐建瞭第二所希望學校。此外,他們還沿著紅軍長征的足跡,在江西興國、貴州遵義、四川寶興、石綿、康定、甘肅會寧……捐建瞭33個愛心圖書室,裡面的每一本書都是親自挑選。

              前半生他們投身軍旅,戎馬一生,獻身國防;後半生他們攜手公益,傾其所有,播種希望。

              “為生而生沒意思,人這一輩子呀,總得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要活的有價值。”一字一頓有些吃力,在長期咽炎的影響下,陳榮超聲音沙啞。

              心衰、腎衰……每一種病都如同懸在頭頂的一把匕首。曾動過一次大手術的陳榮超,如今隻剩下半個心臟,說話快的時候總是會喘不上氣來。他重視死亡也藐視死亡。

              2017年,兩位老人一起在北京紅十字會簽下瞭遺體捐贈協議。他們用一生踐行著黨旗軍旗下曾經的錚錚誓言。

              曾經是軍人 一生是軍人

              遼寧省葫蘆島市建昌縣老達杖子鄉馬頭山村,從這一長串拗口的地名多少可以窺見它背後的偏遠和貧窮。

              深山、陡路、草房、土炕,這裡就是邱玉君支教的地方。

              他是曾經的空軍中校,退伍後放棄民航的高薪工作,從藍天一頭紮進深山。這裡是他堅守的第八個年頭,未來還會有多少個8年?他已無法再給這段支教生涯定個期限瞭。

              位於馬頭山村的義杖子小學,6個年級70多名學生,連校長在內隻有6名老師。這裡的孩子沒見過“變形金剛”,沒吃過“奧利奧”,長大的願望是當一名像父輩一樣的泥瓦匠。

              但邱玉君明白,他們需要知識來改變命運。

              支教的8年中,邱玉君一雙軍綠色的解放鞋翻過山、蹚過河,踏遍瞭11個行政村100多個自然屯,除瞭正常的教學,個人資助瞭200多名學生。

              一個人教著一個班13個孩子的全部文化課程,與時間對抗,讓他疲於應對生活的細碎,吃飯往往將就著來。

              “餓,太餓瞭,可能也有點饞。”談及生活中的困難,他有些難為情。

              清水煮掛面構成瞭他的一日三餐,奢侈點會加一些豆腐乳進去。

              長時間吃不上青菜,在饑餓本能的促使下,有時候突然跳出來的想法也會嚇自己一大跳。“記得有一次,傢訪的時候看見村民花盆裡翠綠的葉子都想上去咬一口。”尷尬幾秒後,他憨厚地笑瞭。

              有時候也饞紅燒肉,但是要真放在眼前,他說自己還是吃不下去的。“一斤肉的錢夠給班裡的孩子一人買一個作業本瞭。”

              不願意白拿著國傢的退役金,覺得於心有愧,是這個有著22年軍齡的老兵最質樸的想法。他說著不太標準的普通話,一字一句不帶半點造作。

              對舊軍裝和迷彩鞋依舊固執的偏愛,是這個50歲的中年男人對軍旅生涯的懷念和延續。隻要穿上軍裝,不管是再苦的苦,再難的難,咬咬牙攥緊拳都必須克服。

              2012年初春,返回學校時候因為路滑,邱玉君連同載著滿滿一車的書本和教學用具從橋上翻瞭下去。兩根肋骨骨折,醫生建議住院,休息瞭五天後,他最終還是放心不下。打著鋼板返回學校,側躺在土炕上,硬是沒讓孩子們落下一節課。

              說瞭多少句話,他的胸口便疼瞭多少下。

              路雖遠,行則必至;事雖難,做則必成。對於這個倔強的老兵而言,哪怕掉進深谷,隻要能站起來,前面就必將一馬平川。

              請祖國放心,請人民放心

              離開軍營,脫掉戎裝,但褪不掉雷厲風行的軍人本色和永不服輸的沖鋒姿態。

              對於大多數軍人來說,他們的職業生涯被分為服役和退役兩個時期。在前一個時期,他們的標簽是“不猶豫”,穿上軍裝履行使命,無論是面對烽火硝煙的戰場,還是搶險救災的險境,他們都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在後一個時期,他們的標簽是“不後悔”,不後悔保傢衛國流過的血和汗,更不後悔投入新的工作環境為國傢建設繼續貢獻力量。而最可貴的也恰恰是軍旅生涯錘煉的堅強意志和歷練的過硬本領。

              孟夏草長,花開滿坡。180平方公裡,庫容量40億立方米的密雲水庫碧波蕩漾,蔚藍如海。

              這兒是首都北京唯一的飲用水源供應地,市民手裡喝的三杯水中,其中就有兩杯來自這裡。這兒也是董傲、王帆等20個平均年齡不到23歲的退役士兵組成的聯合執法隊的又一個“戰場”。退伍後,保護市民飲水安全,處置排污、偷釣等違法事件成瞭他們的第一職責。

              隨著轟隆隆的馬達聲,執法船在寬闊的水面快速拉出一條長線。南水入庫後水面不斷擴大,即便乘著快艇,巡查一圈下來,也至少要四個小時。“一旦發現違法行為,七八個小時也是常事。”24小時不間斷巡邏讓他們時刻處於警戒狀態而忘瞭疲憊。

              2018年4月29日,水庫蓄水量突破21億立方米,再創本世紀新高。目前,水質常年保持在國傢地表水Ⅱ類標準以上,庫區中心的水都可以直接飲用。

              密雲水庫聯合執法大隊張書記介紹,因為這支新生力量的加入,今年已經對違法捕魚事件立案90多起。

              日子看起來總是平靜而重復的,穿上軍裝保衛國防,脫下軍裝保衛生命之水。這20個退伍兵或許並不會察覺自己的人生正在醞釀一場瞭不起的改變。

              當兵後悔一陣子,不當兵後悔一輩子。

              退伍至今,董傲每天早上的起床鬧鐘依舊是部隊的號聲。而王帆記憶最深的仍是強軍戰歌中的那句“請祖國放心,請人民放心”。(文/孫曉媛)

            原標題:向退役軍人致敬!褪下戎裝,他們還是那個兵!